刘爽:高铁桥体的“检修医生”

时间:2019-10-06 13:32 点击:

  当我们乘坐动车组列车欣赏窗外风景,开启美好旅途生活的时候,很少有人知道,脚下高铁桥梁使用的是空心梁,梁体“肚子”里有一条空荡荡的里,有一群铁路人,在闷热艰苦的环境中守护着高铁线路和动车组列车的安全畅通。

  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沈阳高铁基础设施段桥梁工刘爽正和同事们进行作业前的准备工作。今天,他们要对头顶的高铁桥梁进行检修维护。

  此时,室外气温已经升高,刘爽登上升降机,还未到大桥箱梁内,后背的衣服已经湿了一大片。

  “桥梁工干的大多都是高空作业的活,没经过培训是绝不允许参加登高作业的。”刘爽站在轻微晃动的升降机内不停的用手势指挥着升降车的操作人员,直到升降机缓缓靠近桥墩,只见他将身上安全带挂在桥墩围栏上,敏捷的像一只猴子般从升降机内攀爬到桥墩上。

  升降机运行的轨迹并没有想象中的平稳,在高空中的每一次晃动,升降机内的作业人员就会更加用力的抓着身边的安全扶手。即使升降机上的作业人员都有着10多年的工作经验,即使他们都知道保护措施很稳妥,但干过这份工作的人都明白,这种恐惧难以克服,刘爽自己也坦白的说道他每次上桥时也会有阴影。

  在高空中,最难的是变换干活的姿势和位置,刘爽一边检查桥梁支座一边介绍着。墩台上地方小、设备多,一些狭窄的位置只能塞下一个人,爬进去需要熟练的技巧,稍不小心身上就会被磕的又青又紫。

  “全封闭式的梁体内高度也是不同的,高的地方有2米多高,而梁端入口处即使弯着腰走路,头上安全帽有时也会与梁体发生碰撞”。空旷的梁体内除了作业人员的敲击声,每隔一段时间,还会传来高铁动车呼啸而过的回音,巨大的噪声使得耳朵嗡嗡作响,有时甚至会短暂耳鸣,梁体内闷热和嘈杂的环境无时无刻不考验着桥梁工的生理极限。

  刘爽所在的桥梁检测维修队负责全段管辖内高铁桥梁的重点项目检查和维修工作。刘爽和同事们除了要对支座、螺栓、防落梁装置等进行全面,进入梁体内采取敲击检查的方式,对梁体进行全覆盖检查,查找梁身上有没有裂痕、有没有“蜂窝”“麻面”,查看空心墩内是否存有积水。

  “桥梁最怕的就是有积水,一旦被水泡了,梁身混凝土就会粉化起皮,就会影响桥梁的使用寿命。”刘爽抹了抹脸上的汗珠说道。他说如果梁里发现积水一定要把水清理到梁外,还要根据病害发生原因进行源头整治,有时处理一处病害人就要在梁里待上一整天,出去以后整个人都感觉虚脱了。

  “现在虽然是秋季,但高铁梁肚里依旧闷热难耐,虽然作业环境艰苦,但每当看到每一趟趟列动车能够安全正点通过我们检修的地段,旅客平安顺利到达目的地,我们感觉干这份工作就值了!”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刘爽感慨地说。今期特马开什么数子www.366444b.com

开奖结果| 佛祖高手心水论坛| 香港王中王特码论坛| 香港马会九龙高手论坛| 香港红姐统一彩图库| 高手网报码高手网| 心水一点必中特猜生肖| 香港财神到官方網| 管家婆马报彩图挂牌| 港龙图库稳定图库|